我叫明事理

我是一只被闪瞎的小明

关于喵汪不得不知道的事【完】

我又想起喵汪了,刷b站去啊!

绞丝儿:

之前说好年后要放整理版的,所以这是之前从一到四的合集,嗯,没什么新东西。最后有一些我想说的话,就是这样啦~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1.虽说说相声的嘴里没真话,但是苗阜和王声两个人真的是发小。




2.后来王声父亲工作调动,两个人就失去联系了,一个按部就班的上大学,一个去了铁路工作。




3.两个人都爱相声,所以才能在一档叫做《捧逗先锋》的节目里遇到。




4.那一场苗阜本来有搭档,结果搭档临时有事儿来不了,王声才来代替。




5.两个人一开始根本没认出对方,后来庆功宴喝酒聊天才知道,原来小时候都是铜川矿务局大院的。




6.王声那个时候已经在一个叫做X友社的相声社团里了,苗阜便也去了那个社团。




7.后来苗阜跟王声一起退出了那个社团,自己成立了陕西青年曲艺社。




8.那会苗阜还有铁路上的工作,而王声住在师大的一幢小楼里,苗阜会赶一趟车从工作的地方到西安,师大老校区在吴家坟,离八里村很近。冬天苗阜被冻的七荤八素,而迎接他的,是王声熬好的热腾腾的粥。




9.那个时候一场演出三百块钱,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。




10.后来他们跟福X阁的老板谈妥,借用他们的场地,演出费用给他们抽成,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地方。




11.一开始根本没有观众,所有的演员都在底下打板儿招揽观众。




12.所以后来苗阜和王声会在演出结束之后一起鞠躬送别观众。




13.苗阜跟王声还是会外出演出,王声那会用的还是诺基亚的手机,他拍躺在路边花坛上睡觉的苗阜,他拍坐在自己对面吃饭的苗阜,他拍太阳,他拍路边的树,他拍一切他爱的东西。




14.苗阜三十岁生日,园子里已经算得上满坑满谷。王声说这叫“三十而立不二夜”,苗阜跟王声一起说了一次杯酒人生,苗阜被糊了一脸蛋糕,王声笑着说:“小饼干,把鼻子伸过来。”




15.12年封箱。视频中的每一分钟。




16. 苗阜去听崔健的演唱会,崔健唱到一无所有的时候,苗阜给王声打了电话,他说“兄弟,你不在,一起听!”




17.青曲社后台里有一块排活儿的白板,有一天苗阜跟王声演礼仪漫谈,后面被人画上了两个小人,新郎新娘,新娘的嘴角有个痦子。




18.纪念张玉堂演出的专场前一晚,苗阜进医院抢救,王声半夜接到电话,只问了一句“明天能演不能演?”




19.而好几年过去了,王声依然记得,他接到电话的时间是,两点三十七分。




20.王声有次不在西安,苗阜发了一张微信的截图说,“这小子不在,只能这样跟他说话了。”




21.苗阜其实也会写几笔诗词,他写过《清平乐·致吾弟王声》,这里面有一句“若有高山流水处,意与吾声同往。”




22.在苗阜的微博里搜索“王声”,有289条结果。




23.在王声的微博里搜索“苗阜”,有110条结果。




24.这还不算他们两个人对对方特别的称呼。




25.比如苗阜经常说,声儿,王老师,他。




26.比如王声经常说,苗爷,我们角儿,我们逗哏,你们苗老师,还有昙花一现的傻老爷们。




27.苗阜曾经说:“若是咱俩七老八十还能在一起说相声就好了。”




28.王声答:“好啊,那说明咱们还没被生活打垮。”




29.同窗同道,同行一生。




30.这句话苗阜常常说。




31.第七届全国相声大赛,苗阜王声都去参加了,比赛最后按照个人评分,苗阜第一,王声倒数第二。可是看视频里评委点评的时候,你会觉得王声才是那个拿了第一的人,会觉得苗阜才是得了倒数第二的人。




32.因为王声笑得眼睛眯起来,注视着苗阜为他鼓掌。




33.因为苗阜一脸严肃,看起来失望极了。




34.苗阜看王声的眼神。




35.王声看苗阜的眼神。




36.央视一档赛车节目,两个人坐着车从陡坡冲下去的时候,紧张的苗阜掐着王声的腿,手心全是汗。




37.苗阜把车停在任务目的地,王声下车时车向下滑了些许,王声说:“车停稳了!连个车都停不稳!”苗阜说:“我这不得有个回旋的余地嘛。”




38.而走到车后面的王声几乎是立刻就问苗阜:“这后备箱怎么开?”




39.演礼仪漫谈的时候,苗阜绝对真的亲到了王声。




40.铜川场的时候,王声还会因为自己一句有关苗阜的话一瞬间脸红,一直红到耳朵尖。




41.可是王声明明有的时候比苗阜还污。




42.王声六百度近视,但说相声的时候从不戴眼镜,有人问过他,他回复说:“逗哏的不习惯~”




43.苗阜跟王声曾经从外地回来之后紧接着在园子演出,演卖布头,那场王声一直憋着劲儿用话噎死苗阜。




44.苗阜演出之前曾经跟张楚他们去喝酒。




45.而王声说:“我有一帮吊儿郎当的歌手朋友?你昨天晚上跟谁喝酒来着?”




46.苗阜答:“你甭管,张楚他就那样,你甭管。”




47.王声之前一直用饭否,是因为苗阜还有其他人才来了微博。




48.苗阜几乎是立刻就转发了王声的第一条微博。




49.演出时的话筒如果需要调整,王声基本不需要自己动手。




50.算起来,两个人自打有记忆起,记忆里就有对方。




50.苗阜以前经常去听王声说书。




51.王声以前没有几个固定的书座,所以底下经常只有苗阜一个人。




52.苗阜曾经站在园子里照了一张说书的王声发在微博上。




53.去年六月份,两个人正是火的时候,有天苗阜又来听了王声的书场,虽然只有几分钟,静静地坐在最后一排。




54.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,而那一天的王声流汗流的不停,甚至第一次,在台上停下了书,擦掉头上的汗。




55.也许王声并不是因为苗阜而紧张。




56.早年间两个人在微博上的互动简直多如牛毛。




57.王声的认证是“青曲社副班主”,然而青曲社并没有这个职位。




“我咋是副班主呢?我明明是秘书长么…”




那天晚上一点,王声转发了一条苗阜@他的微博




结果不到三分钟,就有了一条新评论。




“声你的V也加了鼠标移到“新浪认证”别点看一下”




“我看了,我是个副班主,我社并没有这个职称,让给改过来”




“新浪总部不懂凑活吧”




58.于是就这样凑合到了今天。




59.一个手把手教另一个看认证,一个觉得改掉认证只是另一个人一句话的事儿。




60.王声很久不发微博了。




61.其实自从火起来以后王声用微博的频率就直线下降,连苗阜也不怎么回复了。




62.王声很久都没有回复过苗阜后的某一天,苗阜发微博说“今天早上一群人发私信问我“听说有对相声演员裂穴了?”我还真不知道! @青曲社王声你听说了吗?”




63.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王声不会回复了。




64.可是就在十几分钟之后,王声说:“公共场合不要随便使用行业术语。”




65.好啦,知道这是属于你们两个的小秘密。




66.那之后的三天书场,王声每天都会说到这个。




67.有的人啊还就是喜欢乱传,什么谁和谁离婚了啊,谁和谁裂穴了啊,听说这种人啊,都生儿子没屁眼儿!




68.王声或许是高冷的,然而面对苗阜的时候,绝不是。




69.去年封箱,在后台的两个人,坐的那么近那么近。




70.苗阜经常生病,而王声会吩咐苗阜的徒弟。




去,给你师父把水续上。




71.苗阜跟王声有好多好多件一模一样的衣服。




72.我说的是他俩的大褂,才不是什么情侣衫。




73.每一件都很好看。




74.2014 年红了之后,他俩上过许多访谈节目。




75.苗阜说,王声曾经差点跟他翻脸,就因为他分演出费的时候多给了王声一点,而多出来那些钱其实是另外一笔。




76.苗阜说,王声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捧哏了。




77.王声印象最深的两件事,一件与自己师父有关,一件与苗阜有关。




78.王声在苗阜说两个人合作已经八年的时候,轻声纠正,七年零三个月。




79.以前还没红的时候,两个人在广场上说,吹着风,在简易的露天舞台上说,淋着雨。




80.谁能想到以后会有满坑满谷的观众,坐满了两个园子呢。




81.王声说的书里,似乎总有那么几个下嘴唇特别长的人。




82.每到这时,底下的掌声总会特别热烈。




83.苗阜进终南山,那张被搂腰的照片发出来之后,王声书场的定场诗笑疯了一众人。




84.二人共奏琴一张,他且撩拨你宫商,手往腰间轻一放,天爷呀!这是哪国的曲调哪国的腔!




85.王声说,也不知道那山里头冷不冷。




86.别误会,王声没生气,也没伤心。




87.非得形容一下,大概就是“我看他还能成什么精”,嗯。




88.古田演出,就是王声玩手机被tfboys的粉丝截图出来的那回。




89.王声说,我主要不是为了玩手机,主要是啊,你们苗老师没带手机,我是为了气他,“你看,你没有吧~”




90.可是那天,苗阜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自己和王声的自拍,看起来,像是王声举着手机。




91.二位不费劲啊,还得从微信上传一遍。




92.古田演出去了三个人,散场之后他们一起去吃饭。




93.王声说,我没喝酒,苗老师自然是要有酒的,我就拿着他的酒杯抿了一小口。




94.这是最下意识的动作了吧,没细想,身体引导着做出最自然的动作,选择最亲近的人。




95.就像乙未年封箱,苗阜拉着王声的胳膊往下拽却使了太大的劲儿,便立刻很自然的用另一只手去扶王声的胳膊。




96.时至今日,两个人合作已经八年零四个月。




97.你瞧,一年多就这么过去了。




98.时间过得很快的。




99.有哪些文字能成为我,拱手相赠的挥毫笔墨,写出这攘攘世间过客,最难得是遇你这一个。




100.我想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种行业,会把自己所有的艺术生命,与另一个人紧紧地捆绑在一起,不能分开,不想分开。




往昔已逝,珍惜未来,好的坏的不都是风景么。




当初那么难都肩并肩扛过来了,又何惧当下。




愿苗阜王声同窗同道,同行一生。




 【完】




 99来自《你听这一首情歌》的歌词




最后的最后,本想着再添点什么进去,但又觉得一百这个数字实在是太过圆满,索性便这样了,反正这两个人只要还在,就会有多的数不清的糖,怕是一千条也不够。




就像之前有姑娘给我评论时说的那句话,生活是最好的作者。




这两个人的羁绊,没有任何人能够写的出来。




他们只需要站在台上,互相看着对方。




我就能脑补出千千万万的故事。




而每一个故事,我都想付诸笔端,和你们共享。




 

评论

热度(4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