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明事理

我是一只被闪瞎的小明

[楼诚]冬夜

听着走在冷风中,算是把这篇文写完,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文笔,只是想把自己脑海中楼诚的故事写下来。

没脑洞没文笔一直被虐的小明

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巴黎的冬天没有上海那么寒冷,然而气候变化总会给人们一个错手不及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来巴黎的第三年了,只有离开了一个熟悉的环境,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大的潜能吧,也会注意到身边人的重要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明诚独自一个人走在巴黎的街道上,没有任何的目的地,只是独自一个人接受着寒风的洗礼。他刚刚接到上面的指令,明天离开巴黎前往俄罗斯,到伏龙芝军事学院进行学习,时间为两年。他不知道这个是好还是坏,他可以离开了他,可以忘记他,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,但是没有一点点的兴奋,反而被空虚包裹着他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什么是爱,明诚不知道,他知道他想要让他不受伤害,他每天的开心,自己能够每天的看见他就好。所以明楼准备离开上海去巴黎,他第一次在明家说出自己的想法“我想和大哥在一起”,那个时候他年少,不知道这个就是爱,他以为那只是一种依赖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所以说一个陌生的城市会让人对人生有新的理解,他慢慢的发现,他无法接受大哥和各种女孩子约会,他无法接受他将他的温柔给另一个人,他也无法接受自己边成这个样子。他开始改变自己,他先是搬回学生公寓,然后开始接触各种女孩子,开始去接受“外面的人”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人总是成长的,然而书真的是个好东西,你不懂的事情,前人总会会将答案纪录下来,慢慢的明诚知道了,他爱的人是大哥,可是他也知道这段感情是千夫所指,他害怕了,他再一次恐惧了。他决定开始新的生活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他认识了一个上海的女孩子,这个女孩子很温柔体贴,具有东方女子优雅,又不失西方女子的妩媚,慢慢的他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女孩子身上。但是这个是痛苦了,他知道他喜欢这个女孩子,他也知道他爱的是明楼。爱和喜欢终究不一样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一个晚上他回到了他和明楼租住的公寓,他发现明楼喝醉了,坐在地上靠着沙发,身边都是空的酒瓶,他将他扶起来,背回房间,当他松开的时候,就听见明楼喃喃自语“阿诚,不要走,不要离开我,不要……,不要……”同时也抓住明诚的袖口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我不会走的,大哥,我怎么会走的。”

 
 
 
 
 
 
 

“你不要……和……那个女生走,不要……离开……我,我……我……”阿诚终究还是没有听到大哥最后说了什么,但是他也明白了,他的爱不是单方的,他知道他们都是在感情上羞于表达的人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他搬回来了,他努力的去爱他,他再一次承包了明楼的所有生活起居,而明楼也更加的关心他,心照不宣,他们都懂了对方,但是谁都不说,就要这样安静平淡的生活,仿佛事事都与他们无关,爱情就是要简简单单,平平淡淡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可是他们都将最美好的给了对方,直到有一天,明楼收到了一份资料,他知道了一个代号为青瓷的中共党员,他作为他的领导,他恐惧了。他知道他的一生可能都要伪装,他最希望明诚能够留着巴黎教书,然而,他们竟然一起站在了悬崖边上。他决定,让明诚撤离,让他离开巴黎,让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,他决定让明诚去苏联,至少学习的时候他还是安全的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于是一个明楼人生最愚蠢的计划开始了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上面下令让明诚离开巴黎前往莫斯科,明诚说他还没有完成巴黎的学业,无法已正当的理由离开,如果离开可能会暴露身份,组织上会让他以交换生的身份去维也纳,暗中保护他去莫斯科。他听了计划,他知道他没有办法拒绝了,但是他还有一个人无法不牵挂,因为那个人离开了自己就丧失了生存能力。但是组织的命令他无法不执行,他马上回到了家,只是他听见了大哥房间里传出来男女呻吟的声音,他转身离开了家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,飘散的,踩碎的,都是梦。一个美好的梦,一个只有他自己沉浸的梦,他以为他努力了,他就知道了,他以为留下了,他就会爱他。都是自以为是,都是痴心妄想,离开反倒成为了最好的借口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一个寒冷的冬夜,一个在外面目无目的的走着,一个在房间里一只接着一只抽烟。同性的爱情,是辛苦的,是不被承认的,是万夫所指的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今天他们将对方推开了自己的生命里,明天他们又将肩并肩站在对方的生命里。


评论(2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