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明事理

我是一只被闪瞎的小明

庄恕台词整理(4-6集)

偶尔使用的小号:

使用每集约43分钟版标注时间,供各位剪视频的大大参考使用~比心!等粮!庄赵、庄季、庄陈……哪一对都好~~求投喂~~


(1-3集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第四集


01:20


还没走啊?你那台顺利吗?


你说。


录像了。


但是,录像属于仁合胸外的内部资料,陆大夫你……


如果陆大夫,不再属于仁合医院胸外科了,是不可以随便借阅的。


好啊,你不想看就算了。


 


05:05


二床病历。


没关系。


下班了?回家吗?


我住华兴酒店,顺路吗?


还是我帮你拿吧。


虽然我今天刚到,但是据我所知,扬主任只是认为你不适合做病区主管,并没有否认你是一个优秀的胸外科医生。怎么了?找什么?


我明白,你心里还是有偏见的。


那好吧,我们不谈工作,我饿了,你请我吃饭吧。


陆大夫,我可是今天刚到,地主之谊,总该尽吧。


对呀,这儿最好了。


全是家常饭菜,有烟火气。


老板,给我来一份炒面,少放辣椒,一个炸豆腐一个卤蛋,你呢?


来~


你别一口一个美国人,我是地地道道的纯中国人,十岁才去的美国。


他们……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。


没关系。


谢谢。


二十多年过去了,这儿什么都变了,唯独这口面,味道一点都没变。


手术录像看了?


看懂了吗?


不应该吗?


说什么呀?


不说了,怕你疲惫。


那我说了,你可不带生气的。


坦白讲,扬主任追究你的那三个病历,大咯血的张大爷,我们已经说过了,不提,食道癌的赵伟刚,你认为不必要用吻合器,我理解,也赞同,但你确实应该在手术之前跟病人解释清楚,有多种选择,由病人来做决定,至于程慧英,你确实有不冷静的地方你那个医嘱很容易引起纠纷,所以扬主任批评你,也不能算是故意为难。


目测……是其他大夫平均值的两倍吧。


我知道,那又怎么样呢?


我明白你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,为的不只是做一个出色的外科大夫,你的心思很简单,就是为了治病救人,为了这个最单纯也最难的目的,其他的你什么都顾不上。为此你还付出了常人应该有的快乐,天天泡在医院里,而跟你同龄的同事朋友,结婚的结婚,升职的升职,可你除了工作,得不到什么其他的乐趣,也没有其他方面的成就。连个男朋友都没有。


更重要的是,即使你做了这些,现在的结果,却不是你觉得最应该得到的,领导不认可也就罢了,连你最看重的病人也不理解你,甚至还指责你,这个失落反差太大,所以你接受不了。对吗?


老板,结账结账!


你不是说你不生气吗?


那你这算是什么呀?


你这算是在认错吗?


我刚才说了那么多,你认为都没有道理吗?你还理解为我来替他说和。


谁告诉你,所有上司对下属都必须要诚恳帮助,还不能有个人好恶的?


你是有才华,是很努力,是在心无旁骛的救治病人,那所有的同事都应该欣赏你,爱护你,是吗?


你一个十一年年资的主治医师,不知道保护自己,避免被排挤,你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?


 


16:39


回仁合去急诊,调升。


我知道,傅院长一直对你很爱护。


你这么肯定?


祝你继续幸运下去。


 


21:18


刘:问我了吗?


庄:好多了。体温血压,还有今天的引流量多少?


刘:体温三十七度二,血压一百六十,引流量……两百,两百七。


庄:入院的血压还有病史,血氧饱和度呢?


刘:今天早上起来测过了,还没贴上啊?庄教授,刘长河……迟到了,迟到了……


 


23:30


庄:刚才的引流量应该是二百,二百七是昨天的量。患者术中发生过一次房颤,应该二十四小时监测心率,你没有记录,患者术中高血压,刚才这个血压偏低了,也需要引起重视。


刘:昨天手术到十点多,我还没……


刘:这位爷什么情况啊?怎么什么都知道啊?你小点声!


 


25:21


您不用紧张,老先生这个年纪做开胸手术肯定是有风险的,但是就像楚医生说的,既往病历都有,我们经过综合考虑之后,手术还是最好的选择。


好了,我们继续。


 


29:08


陆大夫又吃面呢?


你手术的车祸伤员,一切指标都好,明天可以转普通病房,大咯血患者张根才,术后的情况也很稳定,病理是高分化,预后最好的组织分型,我建议化疗方案由我们医院出,让他们恢复后回县医院去化疗。


陆大夫,满意吗?


多吃点啊。


 


32:09


她离开胸外,你还能主动去打招呼,这已经表达了你的态度。


你倒是不怕我。从查房结束到现在,你问了我几十个问题。


楚珺啊,你一直这么用功吗?


哦~~明白了。误入此行。


做一个好大夫的本事,可不是靠三五天的激情志气,干我们这行,尤其没有捷径可走。


你可以背下每一个数据,详细了解病人的信息,但这不是为了让上级知道,而是要根据掌握的这些信息,最大程度的减轻患者的危险。像刚才,你面对一个即将手术的病人,你去重复他的病史,这就加重了病人和家属的思想负担。


如果今天查房是考试的话,我会给你不及格。


快吃。


 


39:40


准备上呼吸机,联系ICU。


她家属呢?


 


41:16


但是肺源稀缺,排队的话需要等六到八个月,她的情况,如果一周之内等不到供肺,就没有希望了。


 


 

第五集

15:05


我才来两天,你已经在我面前哭过两次了。


那就是我特别走运。


我在想,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十一年年资的专家级主治医,还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。


生离死别,我们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,很多人已经麻木了。


爱情,亲情,责任,愧疚,应该都有吧。不过我思考的是,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癌症二期,只需要一个心脏手术就能康复,他还会这样选择吗?


想说我阴暗你就直接说。在我看来,你最大的可爱之处,就是率直。洗把脸,我们还有工作。


 


19:30


这样的移植手术,国内国外都没有绝对的标准,做或者不做,都有足够的理由。


 


24:47


扬:煮咖啡呢?


庄:啊,要来一杯吗?


扬:我心脏可受不了。


庄:我忘了。你喜欢喝黄山毛峰。


扬:是庐山云雾。你是真不懂茶呀。哪天我给你好好上上课。


庄:好。


扬:嗯,真香啊。傅院长已经开始为患者准备移植手术了。


庄:机会难得啊,安排录像了吗?


扬:安排了。其实我一直认为,这应该是你在这个医院里,做的第一台移植手术。


庄:患者前几天来就诊的时候,主动要求傅院长做她的主刀大夫,我怎么好提呢?来,尝尝?味道还不错。


扬:患者当然会慕名而来了,只是傅院长这两年,很少做什么有难度的手术了,外人嘛当然不知道,没想到傅院长他还是……他没有邀请你共同手术啊?


庄:没有啊,他没有跟我提过。他安排陆大夫参与手术了。


扬:哦,倒是合情合理,只不过,不太合适啊。


庄:陆大夫是徐芳因的首诊大夫,又是器官提供者葛树新的急诊大夫,情况她最了解,哪里不合适了?


扬:陆大夫虽然业务能力强,但是她在移植这个方向,接触得太少了,这次手术,她做一个好的助手是没有问题的,可是……她顶替不了主刀啊。


庄:您这话什么意思?


扬:傅院长的身体呢……不大好,这两年连肺癌手术,都很少独立做完全程了。嗯,味道不错!


 


27:50


好,谢谢你。


你好,陈大夫。


中午吃饭的时候见过面。


好,我知道陆大夫要参与肺移植手术,本想请她带我去参观参观,不巧她已经走了。


当然是观摩学习了。十年前,傅院长做仁合第一例肺移植手术的时候,我正在考加州大学医疗中心的心肺移植组,看遍了全世界各国这方面的手术资料,傅院长那台,印象很深刻。


看来做院长杂事多,大手术不常上台了吧。


这么有经验的手术大夫,真是可惜了。


那这一次请陆大夫做助手,看来她在肺移植方面也是很有建树的啊。


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


 


30:44


傅院长,我请求替换陆大夫,配合您完成这台手术。既然陆大夫已经离开胸外,院领导又正式把她调入急诊,这个手术她不适合参与。


这个手术本身难度很大,谁都无法保证一定成功,现在全院上下都很关注,如果出现意外,对患者,对仁合,都无法交代。我负责供体肺切除,并配合您完成移植手术,这样组合更保险,也对患者更负责。请您考虑一下。


这原因重要吗?


如果院长觉得我的话没有道理,可以不必接受我的建议。


傅院长觉得谁能指使我?又为什么指使我来做这事?


傅院长的惜才之心我理解,但如果仅仅是为了打击陆大夫,阻止她回到胸外,我就直接跑到这儿来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求替换她,那您把这事未免想得也太简单了吧。


陆大夫说您对所有的后辈,都一视同仁,说您不会为了个人利益去拉拢排挤他人。我想您更不会为了自己的名誉,把病人作为赌注。


我真希望她看到的是事实,而不是虚伪的假面。


我去准备手术了。


 


35:08


找我?


我想的那样?我想什么了?


我替换你的理由刚才已经说了,那就是全部理由。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没必要跑来再跟我辩论。


陆大夫,你也不小了,工作也过十年了,一些情绪上的狠话,还有任性的举动,你要考虑自己是否能承担后果。做一件蠢事可以,不能一而再再而三。


剪。


镊子。


擦汗。


我已经阻断上腔静脉,即将处理下腔静脉,进行肺灌注,切除心房袖。供体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。


吸血。


 


37:15


血管阻断钳。


帮我抬起心脏,露出左肺静脉。


组织剪。


开始分离。


 

第六集

06:24


我现在要切开左心房壁牵引心脏,延长切口,最后在房间沟处切断左房壁。


还有多长时间?


 


07:45


好了。


你们继续吧。我去傅院长那儿。


傅院长,我完成了。


好,一起吧。


 


12:29


傅院长,要不要我来?


傅院长……


4-0普理灵线,镊子。


 


17:37


有事吗?傅院长。


第一次?


所以你就有足够的理由,让她回到手术台,对吗?


那你有没有想过,万一手术失败了,陆晨曦能不能回到手术台事小,病人怎么办?他们一家人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,你是要拿病人的生命去冒险吗?


一个医生为了自己的名声,居然拿病人的命去赌博,这听起来真的很恐怖,但我从业十几年,再算上从业之前吧,已经见过很多了。


您放心,即使碰到这种事,我也不是陆晨曦,我不会像她一样充满正义感的拍案而起,但是你塑造了这么一个虚假的完美目标让她去追求,这样真的好吗?


那傅院长你是一个真正的医者吗?


你做到了吗?


我想问傅院长一个问题,在此之前,你从来没有过,把病人治疗的成功,或者死亡的不幸,作为自己前途利益的交换吗?


你有没有过愧疚?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
有人可以伪装很久,但不可能伪装一辈子。


 


28:38


顺利。


没有出现需要我和傅院长一起解决的问题。


你是房东吗?


何小姐跟我签约的时候说,她可以全权代表房东。


何小姐代表你,跟我签订了一年的租房合同,我今天来,就是来看房付款,但是也许你并不满意。


那你就是对我这个房客有什么不满。


你这是要求我向你道歉吗?


好,我明白了。


其实何小姐不能代表你做决定。


这个合同你当然可以反悔,但至于这是何小姐的工作失误,还是我理解有误,我会去查阅当时的文件。


那就好,我会严格遵照何小姐提出的各项要求,不使用厨房,不请人到家里来做客,不高声放音乐,自己房间的卫生自己负责。但是,也要请你做到一件事。


晃悠?


晃悠我倒也不反对,我的意思是,请你不要利用我们住在一起的便利,跟我提一切和胸外科有关的问题,包括但不限于日常事务,患者救治,人事任免等等。


我从来没有以为你什么,是你一直在以为我。


这是一年的房租和中介费,请点一下。


傅博文院长是你的老师,你如果特别关心这台手术,可以去请教他。


还有,即使是跟临床无关的问题,比如为什么我替你参与这台手术,这也是傅院长做的决定,你不用问我,晚安。


 


35:55


扬:来来来,刚泡的庐山云雾。现在喝正好。坐。


庄:这么晚了还喝茶?不睡了?


扬:值夜班。你呢?怎么跑来了?


庄:我是专程来找你的。


扬:徐芳因的手术还顺利吗?傅院长没出什么状况吧。


庄:同台的张大夫刘大夫还有巡回护士,私底下应该都跟你通过气了,你又何必特意问我?


扬:还是你聪明。


庄:你是不是还在考察我?是站在你这边,还是站在傅博文那边。


扬: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,请你回来,是为了整个仁合医院,我只希望你踏踏实实的行医带教,并没有让你站队的意思。


庄:你就是有这个意思,我也不在乎。我早就知道,你请我回来的目的并不单纯,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你会这么心急,我刚到仁合两天,陆晨曦被赶出胸外,再也拿不到手术刀,傅博文又深陷麻烦,职业生命随时可能结束,虽然他们都有各自的问题,算是咎由自取,但巧的是,这些事居然都跟我有关,我其实是做了你手里的枪,对吗?


扬: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来跟我说话,你这是来汇报工作,还是兴师问罪来了?我请你回来的目的不单纯,你回来的目的就单纯吗?就是为了勤恳工作?为了仁合做贡献?这话就算我信,他傅博文会相信吗?你觉得我有问题,好啊,你现在去找他,你告诉他你是谁,你看看他会不会用比我狠十倍的手段来对付你?!


庄:你大可不必这么激动,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。你当时答应我,要帮我查清真相,但我不认同你的手段,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。


扬:你离开得太久了,在仁合医院有很多很复杂的情况,你不得不去面对,不得不去经营,我才做了这点事,你就觉得受不了了,他傅博文做过什么,你知道吗?他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,真的像他在人前表现得那么清白?哦,我忘了,其实,当年的事情,你也看到了一些。


庄:当年的事,你知道多少?


扬:我知道的,都告诉你了。我能做的,就是帮你撕开一条口子,剩下的需要你自己去查。


 


40:45


庄:无论怎么说,客观上我确实做了你的帮凶,跟你站在了同一个阵营。


扬:我知道,这不是你的初衷,我的有些做法,或许也触碰了你的原则,你大可不必委屈自己。我也不缺你这一个盟友。


庄:我已经说过我并不在乎,或者说,可以接受,只要这么做能达到我的目的,这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呢?


扬:那陆晨曦呢?看得出来,你并不讨厌她。


庄:你错了,她身上的那股自诩正义的劲,太幼稚。我的目标,是针对傅博文以及他身后的人,至于陆晨曦,就要看她的造化了,如果她依然如此天真,被牺牲掉是自然的事,我不在乎。


扬:小斌。


 

评论

热度(29)

  1. 影迷朋友王可爱偶尔使用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M偶尔使用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阿墨偶尔使用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此心安处
  4. 我叫明事理偶尔使用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