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明事理

我是一只被闪瞎的小明

庄恕台词整理(7-8集)

偶尔使用的小号:

使用每集约43分钟版标注时间,供各位剪视频的大大参考使用~比心!等粮!庄赵、庄季、庄陈……哪一对都好~~求投喂~~


(1-3集) (4-6集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第七集


01:05


庄:我的目标,是针对傅博文以及他身后的人,至于陆晨曦,就要看她的造化了,如果她依然如此天真,被牺牲掉是自然的事,我不在乎。


扬:小斌。去美国这么多年,你的变化真大,我都有点认不出你了。


庄:扬主任,今后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,请你不要叫我小斌,我的名字叫庄恕。


扬:那好,那就祝庄恕教授好运吧。


 


05:13


我来看今天手术的病人,经过这儿,看看这么晚了,谁在这么用功。


嗯~拿我提神,好,没想到我还有这作用。


你画的很好,不用解释。


能记住病历上有的,还能注意到病历上没有的,你做得对,但是你这样做不是要给我看,更重要是做给自己。


我相信你。对不起,中午是我太武断了。


不考虑病人感受,只管业绩的大夫,不会是好大夫,但是,没有真正了解学生,就武断下定论的老师,也不会是好老师。好在,我们都可以改。


不介意吧?


 


09:38


患者在我院手术可以报销,但是化疗如果不回到他们本地医院去做,是不能报销的,所以让他们在我们医院化疗,确实不现实。


 


19:00


好的。


 


19:52


陆大夫,请等一下。


这个手术我请你做我的助手。


我看过你的手术录像,跟胸外的几位主治也交流过,我认为,在此类手术所需的技能上,你是全仁合最出色的,有你做一助,我更有把握。


那傅院长是不是可以批准,陆大夫参与这台多科联合手术。


如果术中出现任何问题,由我承担责任。


你敢不敢来?


 


21:48


钟主任。


我刚才听见您提示,利多卡因使用前要做皮试,这是咱们院里的常规吗?


没想到仁合对利多卡因的使用,把关这么严,我看国内的医院,一般是不做皮试的,怎么?出过问题吗?


在我们医学中心,早年有患者因为利多卡因致死,这个药过敏的极少,一直没有列入必须做皮试的药物,我和不少同行探讨过它的使用。


如果仁合以前有同事发表过这个专题的论文,或者研究资料,我也想看一看。


这是我的个人兴趣吧,钟主任能不能帮我这个忙?


谢谢钟主任,我还有手术,先走了。


想什么呢?你现在已经不用手术前再背书了吧?紧张什么?


所以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想了,这台手术我信任你的技术,你会是我最好的助手,请你也信任我,全程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

破裂了,快!


输血,建立体外循环,开胸后,启动自体血回收机,开胸!


 


28:30


止血钳。


快,吸血。


体外循环还需要多久?


麻醉师,血氧?


止血钳。


体外循环好了没有?


不要急,主动脉已经阻断,应该没问题了。我们尽快进行人工血管的置换吧。


 


38:20


急诊科大夫,还在这儿呢?


开玩笑的。今天做得不错。


你带着口罩,主刀大夫是看不出来的,如果你不说,没有人会知道。


这个手术的风险本身就很大,无论多么有经验的大夫,难免都会有情绪波动。


我只是没让你看出来。


今天下了班我也要搬过去了,有关这个手术的问题你可以……欢迎提问。


虽然约法三章,但有关这个手术的问题,你可以随时跟我探讨。


好像带你上了台手术,我就从你仇人名单里删除了。


够坦率。


做了这么长时间手术还要值班?


 

第八集

13:58


哦?


都同一个屋檐下了,就别教授了。


好。


大神什么的太离谱了,我就是比她多一些经验,陆晨曦再有几年历练,绝不会比我差。


你是说,这事归我管了?


 


16:21


陆晨曦作为一个大夫,技术上不能说是完美,但也算是个天才,但是她的性格问题太大,在中国这种人情社会也就罢了,这要是在美国,可能会被告得倾家荡产。


好?


她现在这样算好吗?


怎么了?受刺激了?


傅院长这么爱才啊?


陆晨曦是哪年出生的?


哦,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。


先别弄了,我出去一趟,回来再收拾。


有个手术的病人我不放心,我去看看。


 


22:05


啊,我给ICU打过电话,一切稳定。


看完病人,顺道过来,感谢一下你送我的东西。


你今天值班,是大夜班还是小夜班?


那……回家吧。


 


25:15


租的。


现在网上预约租车很方便,你的房子也是在网上提前看好的。


越是鸡零狗碎的破事,越应该提前处理好,才能安心办正事。


你对自己的定位,还是挺准确的。


在美国就开这车,开习惯了。


啊?


才五公里?五公里你觉得很近是吗?我当年跑也得跑二十多分钟呢。


你看我长得像三高的样子吗?


我回来之前做过体检,什么都不高。我可以继续以往的生活方式。


你这会儿才想起来啊。


 


28:20


你都已经说了十几回对不起了,态度够诚恳了,放心吧,我不要求你退房租。


你是对谁都这样,还是单单不想欠我人情?


这话怎么讲?


所以就把你宠得无法无天?


好吧。


原来是这样。所以,你的理想主义来自于你妈妈的教育。


无心之过,什么意思?


不好意思啊。


喂?扬主任。啊,还没睡呢。刚去看了今天手术的病人。


我知道了,我来跟他说吧。


喂,你好。我是庄恕庄大夫。哦,不谢不谢。是这样,我想跟你商量一下,关于你父亲后续治疗的事,哦,好,那你早休息吧,明天上班,我们可以面谈。好好,没关系。


调什么呢?


拍得怎么样?我看看。


扬主任打电话来,是说大咯血的患者张根才,他恢复的很好,化疗的事……


就像你记住你的车灯一样吗?


他的后续治疗和化疗,如果在我们医院做,是没法报销的。


所以今天扬主任建议,我们来制定化疗方式,远程监控患者的指标,指导县医院来做调整,如果这次顺利的话,可以把这种模式开展下去,怎么样?这样解决还不错吧?


有什么问题吗?


你也瞧得起我了吧。


只要结果是好的,有利可图又有什么问题呢?


把医疗事业以商业模式来运作,规范细化管理是国外的经验,已经比较成熟了。


至少这几天里,我没有看到什么不规范啊。


不能怪你,怪我。


 


36:36


我可没跟你吵。


我走路又没声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


从昨天到现在,你已经跟我说了三次对不起了,昨晚的手术记录写完了吗?


 

评论

热度(15)

  1. 我叫明事理偶尔使用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墨偶尔使用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此心安处